绞线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绞线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资讯】中药材农药残留硫磺熏海仙花

发布时间:2020-10-17 16:13:26 阅读: 来源:绞线机厂家

中药材农药残留硫磺熏

河北省安国市被誉为“千年药都”,是全国最大的中药材集散地,有“举步可得天下药”之称。

然而,法治周末记者在当地颇有名气的霍庄中药材种植基地进行实地调查时发现,中药材的农药残留问题虽然得到了相应的控制,但总体现状仍不十分乐观。

记者看到,药田里依稀散落着废弃的毒死蜱、苯磺隆、克百威等农药包装。据了解,2002年6月5日农业部公告第199号规定,蔬菜、果树、茶叶、中草药材上不得使用和限制使用的农药共有21种,其中明确指出克百威不得用于中草药材上。药农们向法治周末记者坦言,自己遭遇到了一种困局——打药与施肥会给产品“抹黑”,但如果不这样做就根本保证不了收成。

距离安国市200多公里的广宗县,是河北重要的金银花产地之一。调查中本地一位药农向法治周末记者透露:“用硫磺熏蒸药材的情况仍然存在。”

与前几年不同的是,由于市场监管的不断加强,“过硫货”也早已为人们所熟知,因此价格上会大打折扣,现在用硫磺熏蒸药材多是出于无奈。不过由于自身条件的制约,一些药农出于为药材保鲜、防虫等应急性考虑,有些还是会选择铤而走险。

而就在不久前,一条关于六味地黄丸重金属含量超标的消息引起轩然大波,让公众本就已经十分敏感的“安全”神经再度绷紧。

截至目前,尽管论文的第一作者、广州中医学大学中药专家迟玉广已明确表示:“原文数据出错,将进行更正。”但多家A股相关公司向记者表示受到了不良影响。据悉,佛慈制药(002644,股吧)、九芝堂、同仁堂(600085,股吧)股价悉数下跌,其他相关公司也多数下探。

尽管论文结论得到澄清,但中药重金属疑云笼罩,人们求医治病的药材本身是否安全,实在令人揪心。

农药残留陷困局

初冬的田野早已过了收获的旺季,此时显得异常空旷,不过隐约还可以见到几个忙碌的身影——他们是霍庄的药农,正在打理着自家的药田。

霍庄坐落在河北省安国市境内,这里有着相对规模的中药材种植基地,村民大多都是经验丰富的药农。

走进霍庄的农田,每隔一段距离就会有一些指示性建筑出现,标注着“××规范化种植基地”或“××标准化种植基地”。

沿着田间小路往前走,偶尔会见到依稀散落在地面的农药瓶子和包装袋,显得十分扎眼。

记者仔细翻看了一部分废弃的农药包装,一些农药的名称赫然出现在眼前——毒死蜱、苯磺隆、克百威等。

事实上,农药残留物超标不但是一直困扰着我国食品卫生安全的重要难题之一,在中草药种植领域内,其负面影响也同样不容小觑。

中国医药(600056,股吧)保健品进出口商会副会长刘张林就明确表示:“中药材的农药残留物问题应该得到更多重视。”

国家药典委员会早已在拟定中药残留检测标准的对策,目的就是在2010年版《中国药典》的基础上,增加中药的安全性指标控制项目,农药残留量的控制正是重头戏之一。

日前,国家药典委在其网站公布了《重金属、农残、黄曲霉毒素等物质限量标准草案的公示》。据悉,直到明年4月底,该标准草案都将在网上公示和接受意见反馈。

法治周末记者就给药材打农药问题询问一位正在田里忙活的老汉。这位刘姓的老汉解释:“要说一点农药都不打那是骗人,真那样做的话根本就没有收成。”

“我倒是听说过可以通过投放害虫天敌来治虫的方法,但还没见过真有这么干的。”刘老汉说,“好在现在使用的农药大多是低毒的,像以前那种3911、1059的剧毒农药早不用了。”

在另一块地上,老赵正在忙着挖他家地里的黄芩。

“这个叫黄芩。”他用手指着收上来的满满一箩筐黄芩对记者说,“这东西我没怎么打药,它也基本不怎么生虫子,但是化肥还得用,不然这地用太久都没劲儿了,根本产不出东西来。”

对此,国内某著名大学生命科学专业方向博士李岩(化名)向记者解释:“现在的害虫抗药性很强,有的甚至一般的农药都不能有效杀死;土壤也因经常性施肥导致板结,追加肥料也很必要。”

“过硫货”的阴影

汽车行驶在邢台市广宗县的乡间公路上,窗外映入眼帘的是收获后裸露的黄土,其间夹杂着一丛丛的墨绿煞是醒目,那都是金银花的植株。

金银花,又名忍冬,由于花初开为白色,后转为黄色,因此得名,自古被誉为清热解毒的良药。

广宗县是河北省重要的金银花产地之一。据当地村民介绍,金银花一身是宝,其根茎叶花都可以入药,花骨朵更是其中的精华。

“行情最好的时候一亩地净收入有两万元,当地人好多都曾靠着种它发家致富。”村民老张告诉记者,“今年行情最差,也就三四千元。”

“我们这里是沙土地,周围好几公里都没有工厂,再加上不怎么打药施肥,金银花的质量绝对有保证。”老张对自家的金银花品质充满了自信。

“你要非得挑毛病的话,倒是也有,有些金银花是用硫磺熏的,不过那些量不多。”老张抽了口旱烟,“用硫磺熏过的价钱便宜,要不是没辙了,也没人愿意那样干。”

他进一步解释说:“金银花采下来后需要脱水,一般有两种方法,量比较大的话会放到烤房里烤干,量小的话就没有烤房愿意接这个活儿,只能自己晾晒再阴干。金银花最精贵的是花骨朵,也最娇气,一旦遇到阴天不能晾晒,自然放着就会发霉变质,这时候想要保住它就只能用硫磺熏了。”

随后,老张叫媳妇捧出一捧今年刚烤好不久的金银花给记者展示:“你看我家的多好,颜色也比较正,经过硫磺熏的颜色要亮些,要是菊花的话就更明显,花托儿都变白了。”

经过老张的点播,记者随后走访了安国市著名的中药材“交易大厅”,发现大部分金银花色泽都比较纯正,几乎没有见到“过硫货”。

而在一家枸杞摊位前,记者见到摆出的多个不同价位的枸杞则呈现明显不同的色泽。记者随即以买家身份进行询问,摊主直言不讳地表示,其中一部分就是“过硫货”,不过价格也低很多。

“菊花过硫的可以入药,但最好不要当茶喝。”一位保健品店的老板告诉记者。

刘张林向记者表示:“药材商使用硫磺熏蒸药材可能出于多种考虑,包括防虫、防霉变和改变色泽。这期间产生的二氧化硫会对人体健康产生危害,好在随着存放时间的加长毒性会不断减弱。”

去年一项来自杭州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的调查表明,目前市场上60%至70%的根茎类药材在加工过程中都曾用硫磺熏制过。

据悉,世界卫生组织规定人体每天摄入二氧化硫量应该低于每千克0.7毫克,而一般硫磺熏蒸药材达到每千克500毫克的浓度,远远高于该规定,这也成为中药事业健康发展的又一阻碍。

重金属疑云

六味地黄丸中含有重金属?这一事件通过微博曝光后,引起了人们的广泛关注和担忧,再一次将中药的安全性问题推到了风口浪尖。

据了解,2011年3月和10月,香港卫生署就曾两次查出内地中成药重金属含量超标,分别进行了召回。而根据媒体统计,近三年来,香港共发生15宗中成药重金属超标事件。

有业内人士指出,重金属超标已成为影响中药质量与信誉、阻碍中医药走向世界的关键问题。而由于重金属残留等原因,目前我国中药总出口额仅占世界植物药销售量的1%左右。

安国的中药材交易大厅内,记者以购药者身份对多家小商铺进行了询问,但这些药商们的回答多是含糊其辞,更有甚者其本人对中药材的药理等问题所知甚少。

“我们只是卖这个的,你问的这些问题我可不清楚。”一位女性药商对记者直言不讳。

霍庄的药农们则多数认为自家种植的中药材重金属含量应该没有问题,如前述刘老汉就告诉记者:“我们这里的土好水好,污染少,重金属含量肯定不超标。”

如果中药材中含有重金属,那么最可能产生于哪个环节呢?

针对记者的提问,刘张林表示:“中药中重金属的存在可能有多种情况,一种是某些中药本身的有效成分就有重金属,如朱砂(汞)、金箔(金)等;另一种情况是某些中药材对特定重金属的富集性。而这两种途径出现的重金属成分基本是无法回避的。”

刘张林举例说明道:“比如安宫牛黄丸这类中成药,牛黄、麝香、金箔这三样是必须的,但是金箔本身就是重金属,如果非要剔除,那么药效就会受到很大影响。还有就是和中药材的成长环境和炮制过程有关,其中成长环境的影响更为广泛些,包括中药材生长环境的土壤成分、水和空气等。此外,中药材生长环境中的农药与化肥的使用,以及在采集、运输、加工过程中的污染也都可能导致重金属的含量超标。”

那么是否中药材存在重金属超标的问题,就在安全性上大打折扣了呢?

刘张林告诉记者:“当前许多国家(尤其欧美国家)对中药的检测和规范采用的是食品标准,因为中药往往以食品、保健品名义出口;而在国内,中药重金属限量则采用药品标准。这样其实差别很大,作为药品使用的中药往往用量更小、使用周期更短或者很少使用,因此危害往往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大。”

在刘张林看来,中药重金属问题本身十分复杂,可以作为课题进行深入研究,而不应盲目断言。

alevel考试时间

aeas培训

英国alevel

培训alevel